從Selb火車站出來,發現車站前沒有人,也沒有出租車,我們到處找人問怎麼可以叫出租車,結果發現大家都不講英語,反覆跟每個人用英語說出租車,出租車,竟然沒有人明白。

絕望地站在車站外,望著沒有車也沒有人的馬路,整個小城乾淨極了,卻冷清得令人懷疑我們走錯了地方。這個小城是歐洲陶瓷重鎮,全盛時期,領頭的品牌Rosenthal,號稱世界陶瓷的梅賽德斯 - 賓士,有7500名陶瓷工作人員。

Rosenthal旗下的藝術家系列 Studio Line,藝術家的名字從薩爾瓦多· 達利、亨利·摩爾、安迪·沃荷,一直到卡爾·拉格斐,稱得上是全世界知名度最高的陶瓷品牌。終於,有人看我們在車站外站著,猜到我們要幹什麼,指指掛在牆上的一個電話。電話接通,兩分鐘後,車站前來了一輛白色的賓士,上了車,一離車站上了高速公路,只覺得是賽車的速度,瞄了一下碼表,220 公里/小時。 夜晚住在 Rosenthal Casino,是 Rosenthal 經營的酒店,20個房間都以設計師為名,我們住的房間叫Tapio Wirkkala。

一大早,車子進入Rosenthal廠區,大門就讓人一振,德國包豪斯的創始人,沃爾特·格羅培斯的作品,拱門上方,45度石破天驚地凌空斜飛而出的巨形頂蓋,那種挑戰地心引力、不甘池中之物的姿勢,溢於言表。

Rosenthal第二代創始人,Philip Rosenthal,跟他父親同名。這個英國牛津大學的德國社會民主黨人,從小住在工廠附近的城堡裡,但他卻是個集合資本主義和社會主義於一身的怪人,是他主張把公司的股份的百分之十一分給員工,他自己只有百分之二點七。在 Rosenthal工廠裡,你看到一個世界近代陶瓷產業史無前例的生產系統,工廠裡的一個工序到下一個工序,悉數由自動車傳輸,凡是可以交給自動工具的,一律交給機器手臂處理,包括上釉。 看著機器手臂給一個陶瓷杯手清除圈足底部的釉藥,真是匪夷所思。

但是,更讓人驚訝的是,在偌大的工廠,工作人員極少,看得到的全是自動化傳輸車,沿著電腦設定的動線自動移動著,另外有無數機器手臂自動工作著。工廠中央,卻有一片露天院子,陽光灑入,院子中間有一個巨大的玻璃籠子,裡面養了七八隻白孔雀,悠悠地昂首闊步。導覽的人說,這是休憩空間,員工在這裡喝咖啡。

Selb,這個位於德國與捷克邊界的小鎮,只有16000名居民,但是,Rosenthal無所不在,Rosenthal劇場、 Rosenthal公園,當然,還有Rosenthal大街。 我們離開Rosenthal,接待的人員沒有什麼表情地說:你們來得很巧,我們已經依法宣佈破產,明年3月,新的資者就進來了。後來,我們知道新的投資者,是愛爾蘭的Waterford Wedgwood。後來,成立250年的Waterford Wedgwood也宣告破產。Rosenthal曾經在美國接受訪問,他說:「模仿過去的陶瓷,是毫無意義的,真正的陶瓷之美,是反映這個時代。因此,我只和這個時代最偉大的藝術家合作。」他接著說:「但是,我們的下一代沒有欣賞真正的藝術的能力。這不光是歐美的問題,這是全世界的問題。」

在Rosenthal的展示大廳,Philip Rosenthal 和名人合照的照片掛滿牆面,你叫得出來的世界名人,幾乎全是座上賓,藝術家更是無一缺席。看到Philip Rosenthal和瑪莎·葛蘭姆的照片,笑得燦爛,完全是一片輝煌的歲月。2001年,Philip Rosenthal已經過世。今天,Rosenthal由一家義大利餐具公司併購。白孔雀還在嗎?